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公司的姊姊
公司的姊姊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_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地址发布页:

陈玉琳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她今年25,大我一岁,虽然她年纪尚轻,由于
  她妈妈(我继母)的关係,她已经是一间大公司的总经理了。她可算是一个名符
  其实的女强人,她的冷静与理智和她处理事情的果决,可是很多男人都遥不可及的;
  而且她有一副令所有男人为之颠倒的面容与身材,169的身高、挺立而圆滚的
34C胸部、轻盈的23小蛮腰,尤其是她超短迷你裙下高翘的35美臀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只是她总是喜欢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看得就讨厌,连我这个同父异
  母的弟弟都畏惧她的威严三分,要不是因为她让我在公司当个主任级的干部,我
  还真的不想甩她,不过看在优厚薪水的份上,就算她过分了点我也只有摸摸鼻子
  了。不过说真的,每次看到她在开会或者训话甚至是发飙,我心裏都会想:不也
  是个女人嘛,如果让我逮到机会的话,一定干得你叫爽又叫哥哥。
  今天接到父亲的电话,原来是继母在国外的分公司要成立,要父亲陪她到国
  外的分公司去走一趟,所以父亲他要我搬回家去住,因为他们出国后家裏只剩下
  姐姐一人在家,继母又不放心,深怕家裏没有男人,万一她女儿出了什幺事情的
  话也好有个照应,我当然是很快的答应了这事,因为我将可跟我梦寐以求的姐姐
  同居了。
          (第一章)计划
  刚下班回到了家裏,心情异常的兴奋,因为今天是我搬来与姐姐同居的第一
  天。我回房间拿了换洗用具到浴室去淋浴,一进浴室我东看西看的,并没有看到
  我想要找的东西,以为会发现姐姐换洗的内衣裤的,心裏感到些许的失望。
  洗完澡后我就到客厅去看电视,看着看着,姐姐也回来了,她一进客厅看了
  我一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买了一些东西,过来一起吃吧。」说完便走向餐
  桌,我点着头回应着姐姐。
  在用餐的过程中,我俩总是不发一语,终于我打破沈默,微笑着说:「姐,
  你好漂亮喔!」姐姐只是戳宋乙谎郏匀患绛貌停矣炙档溃骸附悖阒?
  吗?公司有很多男同事都很喜欢你的说。」姐姐依然不发一语的继续用餐。我心
  想:你屌什幺屌?老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早晚让你栽在我手上!心裏计划着
  如何驯服这匹野马。
  想着想着,姐姐已经用餐完毕起身走向房间去了。过没多久,姐姐带着换洗
  衣物準备淋浴去了,这时候各位网友一定想着说我会去偷窥吧?跟大家说,我并
  没有,因为我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要为以后的计划出去买点道具,所谓小
  不忍则乱大谋。姐姐已经在浴室淋浴了,我大声的向浴室喊道:「姐,我出去买
  个东西喔!」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翌日早上,姐姐出门去上班了,我兴奋地拿出昨天偷偷带出去请锁匠帮我复
  制的钥匙,大大方方的打开了姐姐的房间,然后把我昨天买的针孔摄影机偷偷的
  安装上去。装好之后我兴奋地想走出房间时,意外的竟发现了在化装台旁边的内
  裤,我伸手去捡起来看了一下,难怪那天我在浴室找不到姐姐换洗的内衣裤,原
  来她都丢在房间啊,也许是怕让我看到吧!
  我一边手淫,一边将姐姐的三角裤凑在鼻边及鸡巴上厮磨,幻想着姐姐的阴
  唇贴着我鸡巴在厮磨,由于太过兴奋,没有两下我就把精子给射在姐姐的三角裤
  上。为了怕被发现,我把上面的精液给擦拭乾凈后再放回原地,然后陆续到浴室
  以及客厅安装其余的两部针孔,準备的工作都差不多了,再来就是等着看好戏。
  晚上七点,我洗完澡在客厅看着电视,姐姐刚好回来,她连看我都不看的就
  进房间去了,简直把我当作空气。于是我马上回到房间把监视系统打开,看到姐
  姐正解开了胸罩,她那引人遐思的乳房,圆滚而坚挺,红豆般大小的粉红色乳头
  像是再向我招手一般,看到这裏,我裤裆裏的小弟弟已经怒张跋扈的举起来了。
  接下来姐姐更脱下了她那最后的防线,姐姐的阴毛非常稀疏,而且长得很有
  型,应该是有修饰过吧!姐姐随手把内裤往化妆台旁的地上一丢,套上一件宽大
  的T恤走出房门,天啊!姐姐的T恤裏面什幺都没有。姐姐走出房门后直接往浴
  室进去,原来姐姐为了怕内衣裤丢在浴室被我发现,在要进浴室之前就把内衣裤
  先脱下来丢在房裏啊。
  我在房间裏看着监视系统裏的姐姐淋浴,越看越是兴奋,真想马上沖进浴室
  去上了姐姐。洗完澡后姐姐从浴室出来,这时候我早就在客厅等着姐姐了,我看
  姐姐一走出来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拉着她的手往客厅的椅子上坐,没等她开口
  我就先说了:「姐,一起来看片吧,这是我今天去租的,很好看的。」
  我顺便倒了一杯饮料递给姐姐(想也知道这杯饮料已经被我动过手脚了):
  「姐,喝杯饮料吧!」
  姐姐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怕姐姐有所怀疑,所以便转移她的注意力,说:
  「姐,我知道平时我在公司表现不是很好,但是希望姐姐能多给我一点时间,我
  一定会做给姐姐看的。」
  姐姐听我这幺一说,喝了一口饮料,然后一副正经八百的对我说:「在公司
  姐姐也不想对你严苛,只是你是我弟弟,做得好是理所当然,做不好的话你叫姐
  姐的面子往哪摆?毕竟姐姐是总经理,总不能包庇你吧!让你当上主任是因为你
  是我的弟弟,希望你真的能好好表现,不要丢了姐姐的面子。」
  平时她根本不跟我说话的,这次一说教就说了半个多钟头。我频频点头说:
  「是的,姐姐,我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这个时候,我又倒了第二杯饮料递给
  姐姐,我说:「姐,我是找你一起来看片子的,别一直说教吧,况且现在是在家
  裏。」
  姐姐拿起饮料又喝了几口,我说:「姐,陪我一起看片吧,难得姐姐有时间
  陪我,好吗?」
  姐姐还是一副很威严的说:「嗯,就陪你看完这部片子吧,看完早点睡觉,
  明天还要上班。」我给予姐姐一个微笑,然后把录象带放下去。
  姐姐可能已经忘了她还没回房间去穿上内衣裤吧,其实我早就準备好了,在
  电视的旁边有一面镜子,镜子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姐姐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吧,姐姐一直在变换着坐姿,我想应该是药效开始发作了
  吧,姐姐的脚一直再左右交换交叉,我看着姐姐问道:「姐,身体不舒服吗?要
  我带你去给医生看吗?」姐姐还是一副威严的模样说:「没事的。」不过我看得
  出来她肯定很难过。
  我看着镜子裏面姐姐的双脚在变换交叉着,汗水湿透了姐姐的T恤,隐约看
  到姐姐的乳头从衣服上面映了出来,我看也差不多了,就跟姐姐说:「姐,我看
  如果你不舒服先去睡觉吧,我也睏了,我们都先去睡吧,明天回来在看好吗?」
  姐姐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嗯。」我跟姐姐道声晚安后就回房间去了。
  我一回房马上打开监视器,看到姐姐进入浴室急忙的拉起了T恤,坐在马桶
  上,马上传来的是一阵尿液的沖击声,从画面上看得出来姐姐在享受那尿液从阴
  道沖击出来的快感。这时候姐姐拿着卫生纸擦向她的阴户,一下又一下的擦拭,
  好像擦拭不完的样子,不,姐姐是在享受卫生纸擦拭阴唇的快感。
  姐姐把卫生纸给丢了,左手抚摸起自己的胸部,右手手指则在她最神秘的地
  方抚摸着,我胸有成竹地看着监视系统裏的姐姐,呵呵,女人终究是女人,刚才
  在我面前还一副威严的样子,想不到现在却一个人在浴室自慰了起来。
               (第二章)电话
  姐姐由于药效发作的关係,独自在浴室享受着自慰所带来的快感,而我盯着
  监视系统,也正準备着第二波的行动。我拿起了电话拨着姐姐房间的专机号码,
  正在享受自慰快感的姐姐突然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声响给拉回了现实,姐姐的专机
  大多都是用来联络生意用的,所以再怎样她一定会放弃现在的动作去接电话的。
  姐姐带点兴奋的余韵跑回房间接起了电话:「餵!你好,我是陈玉琳,请问
  哪位?」
  我把声音压低的说:「玉琳吗?」我从监视系统上看着姐姐的一举一动。
  「嗯,我是玉琳,你是……」
  「我是一个非常仰幕你的人。」
  姐姐有点不耐烦的说了:「先生,如果有事的话请你快说好吗?我想要休息
  了。」
  「先听我说,你知道你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性幻想对象吗?我常幻想着抚摸
  你白皙的肌肤,抚摸你……」还没说完,姐姐就挂断电话了。
  我再次拨了电话,姐姐又接起了电话,我说:「玉琳,别挂我电话啊,我幻
  想着和你做爱的情景……」
  「你再打来的话我就报警了!」姐姐再次挂断电话。
  我知道她不会把电话拿起来的,因为这电话是公事上重要的联络电话,我再
  拨打了进去,姐姐不耐烦的接了起来说:「你到底想怎样?」我不理会她,继续
  的说着:「你知道吗?我现在边跟你说电话,边揉搓着我的肉棒,那种感觉好舒
  服。我在想着你光着身子的模样,一边想一边打手枪,很过瘾的。」姐姐没再说
  话了,只见到她专注地拿着话筒默默不语。
  「我幻想我正抚摸着你圆滚而坚挺的胸部,我的双手贴上了你那丰满又富有
  弹性的乳房,我小心翼翼地揉搓着、搓着、搓着……你那红豆般的粉红色乳头已
  经挺立起来了,我的手指适中地捏玩着你那已经挺立起的浅粉红乳头,我时而小
  力、时而大力的捏着……」
  我隐约已经听到姐姐急促的呼吸声,我边说电话,边注意监视系统上姐姐的
  一举一动:「玉琳,你是不是感到很兴奋啊?」姐姐并没有回应,还是一样拿着
  话筒默默不语,从监视系统上面,我看到姐姐的双脚一直再交互的厮磨(姐姐平
  常自视甚高,很少跟男人交往的,性生活少的她,平时也只好靠着工作的忙碌来
  沖淡她对性的沖动)。
  「你是不是有种想自慰的沖动啊?想的话就做吧,你旁边应该没人吧?大胆
  地去做吧。先轻轻地揉搓你自己的胸部,没人会看见的,你可以幻想着我在爱抚
  你,被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抚摸着你的全身。」
  姐姐虽然还是默默不语,但是从监视器上面我看到姐姐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她左手拿着电话,右手已经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见到机不可失,我当然
  继续说着一些挑起姐姐情慾的字语,只见姐姐由抚摸渐渐转为搓揉,而乳头也已
  经兴奋的挺立起来,姐的手指正绕着乳头的周围骚动着,还不时的去揉捏乳头。
  我灵机一动,又说了:「玉琳,张开你的双脚,我要抚摸你的阴唇,亲吻你
  那美丽的阴唇。」姐姐在下意识的驱使之下慢慢地张开了双腿,我清楚的看到姐
  姐稀疏的阴毛下已经氾滥成灾,湿了一大片。
  「玉琳,把三角裤脱了,我要亲吻你美丽的阴唇。」(虽然我知道姐姐没穿
  内裤,但也是要假装一下。)姐姐还是一样不发一语,尽管她已经兴奋到如此程
  度。
  「玉琳,说话好吗?我想听你的声音,听着你的声音,会让我很兴奋的。好
  吗?」
  姐姐终于打破沈默免强的挤出一个字:「嗯。」
  「你内裤脱下了吗?」
  「脱了。」姐姐简单扼要的回了我这两个字,真是太兴奋了!
  「那你慢慢地张开双腿,让我好好的爱你、亲吻你。」
  「嗯。」姐姐还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字,不过这已经叫我兴奋不已了。
  此时姐姐早已将电话设定成扩音模式,左手揉搓着胸部,右手则摸索着她神
  秘的三角地带。我把监视器放大特写出姐姐的下体,姐姐的阴户非常的肥嫩,色
  泽浅粉带红的,大腿根处更是白皙,小小的阴唇上面沾满了姐姐的淫液,还反射
  出点点的微光,真是叫人兴奋。
  姐姐的中指轻轻的抚摸着阴核上方,慢慢的画着圆圈,速度也越来越快。
  「玉琳,你现在正在抚摸哪裏?」
  「下……下面。」
  「你的手指有进去吗?」
  「没……有……」
  「把手指放进去,幻想是我的手指在你的身体进出。」
  姐姐听完后,便慢慢把中指放在阴道口上厮磨,然后小心翼翼地插了进去,
  「啊……」在手指头的第一节进入道阴道裏面,姐姐下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玉琳,张开你的双腿靠近话筒,然后再慢慢地抽插,我要听听你下面的声
  音。」
  姐姐左手拿起电话放到阴户的前面,右手的中指继续不断地进入,此时美丽
  的阴户涌出大量的淫液,包围了整个阴户,使整个阴户变得模糊淫湿,姐姐的中
  指也开始慢慢地抽插着,话筒传来中指与阴唇插撞的淫靡声:「啾……啾……」
  姐姐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更开始忘情地摆动她的丰臀配合着手
  指的抽插,连无名指也加入了战局,两根手指在阴户理面进进出出的,「啾……
  啾……」但姐姐好像还不满足似的用左手拇指把阴蒂的包皮翻开,中指的指腹搓
  揉着她最敏感的阴蒂,在规则的搓揉之下,阴蒂也涨大了。
  姐姐不停抽插着阴户与搓揉着阴蒂,两只手忙得不可开交,屁股也配合着手
  指的抽插晃动得越来越厉害,虽然都已经兴奋成这样了,但是姐姐还是强忍着声
  音。
  「玉琳,你是不是想要有个东西来填满你的阴户?」
  「嗯……」
  「你家裏有红酒吗?」(姐姐一向有喝红酒的习惯。)
  「嗯,有。」
  「你去拿一瓶红酒来。」
  「嗯。」姐姐停止了动作,把手指从阴道裏面拔了出来,「嗯……」手指离
  开那美丽阴户的同时也牵出了丝丝的爱液。
  姐姐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往冰箱去拿了一瓶红酒,快乐的泉源不断地从阴道
  往大腿流了下来,还有些许的爱液滴落在地板上面。
  「我拿来了。」
  「把它打开。」我说道。
  「嗯。打开了,再来呢?」
  「把瓶口往阴道裏面插进去。」
  「这……」姐姐明显有些许的不愿意。
  「快插进去,会很快乐的,真的,慢慢把她放进去。快!」我催促着说。
  「嗯。」姐姐饮了几口红酒,然后把瓶口往自己的阴户慢慢地厮磨着,冰凉
  的红酒瓶碰着了那美丽的阴道口,浅粉红的阴唇颤抖着,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的样
  子。
  瓶口慢慢的没入了美丽的阴道口裏,「嗯……」姐姐颤抖地发出了兴奋的声
  音。
  「插进去了吗?」
  「插进去了。」
  「有什幺感觉?」
  「很冰……很……凉……」
  「现在你慢慢的抽插,幻想着我的肉棒在你的肉穴中翻搅。」
  姐姐两手拿着酒瓶慢慢地做起了活塞运动,动作由浅至深、由慢至快,「嗯
  ……呀……」姐姐终于忍不住地发出了欢愉的声音。姐姐开始下意识地扭动起她
  的臀部,嘴裏还不住的发出欢愉哼声,阴户裏也开始大量地分泌出浓浓的淫液。
  「舒服吗?」
  「嗯……舒服……」
  「你阴户裏面有什幺感觉呢?」
  「缩得好紧……好……舒服……」
  「喜欢这样的感觉吗?」
  「喜……欢……嗯……啊……」
  「那我以后每天都打给你好吗?」
  「嗯……好……好……」
  姐姐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酒瓶的抽插也越来越快了,我感觉出姐姐即将要
  高潮了。姐姐开始疯狂地扭动着肥臀,白嫩的屁股不停地加速摆动着,「啊……
  嗯……啊……」姐姐终于开始忘情地呻吟起来。
  「要高潮了吗?」
  「嗯……是……的……啊……」
  「那就让她出来吧!」
  「嗯……啊……舒服……好舒服……」姐姐放纵地呻吟着,也加快了酒瓶的
  抽插动作,肥臀更是快速地挺向酒瓶,配合着酒瓶的抽插摆动着。
  「啊……受不了了……我想要……出来了……嗯……好爽……好爽啊……我
  不行……了……」姐姐疯狂地摆动着腰肢,头左右的往两边甩动,酒瓶与阴唇插
  撞的声响也越来越大,「啾……啾……啾……」姐姐已经边临疯狂了。
  我感觉我手裏的肉棒也蓄势待发了,于是加速揉动着我的肉棒,想跟姐姐一
  起攀上高潮,「说,说你要我,说你要我插你。快!说你要我的肉棒,说!」我
  以命令的口吻说着。
  「嗯……我要你……给我……把你的肉棒给我……我要你插我……啊……快
  插我……快……求你……我要洩了……啊……嗯……我要飞了……快……啊不行
  了……嗯……啊……」
  姐姐疯狂似的呻吟着,突然整个人弓起了腰,头往后一仰,「啊……嗯……
  出来了……」一声的喊叫,双脚间美丽的阴唇中喷洒出一道黄金色的液体,「噗
  滋……噗……滋噗……」金黄色的液体由阴唇与瓶口边往四周喷洒而出,有如水
  舞般的奇景持续的在喷洒着,随着姐姐尿液的喷洒,我也一股作气的将精子喷洒
  而出。
  「嗯……啊……」呻吟声由强转弱,酒瓶还插在那美丽的阴道裏,尿液持续
  地喷洒了将近三十秒之久也停止了。平静之后传来的是姐姐的喘息声,粉浅色的
  阴唇还在微微颤抖着持续兴奋中,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呼吸着,在两片阴唇的
  细缝中清楚的看到缓缓流出的淫液与尿液,浸湿了整片地板,地板上整滩的淫液
  与尿液,掺杂的淫靡味道环绕着整个房间。(我当然是闻不到,这只是假想。)
  此时的姐姐还闭着双眼在享受那高潮后所带来的余韵,想不到我如此高贵且
  高傲的姐姐也有这幺淫蕩的一面,根本无法想像她在公司那副威严的模样与刚刚
  那副淫蕩的画面,真叫人无法串连。我让姐姐安静的享受那高潮后的余韵,看着
  她脸上还带着满足的微笑呢!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后,我说话了:「舒服吗?」
  在余韵当中甦醒过来的姐姐拿起了话筒,虚脱的回应道:「嗯,很舒服。」
  「明天早上我会再打给你,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姐姐轻声的回答:「嗯,好的。」
  「早点睡吧,早上等我电话。」话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
  姐姐恍恍惚惚的挂了电话,也没有起来洗澡就昏昏睡着了。
             (第三章)礼物
  翌日早上,我虚脱的爬了起来,整晚反覆看着姐姐昨晚的淫蕩录画,都不知
  道自己打了几枪了,没办法,姐姐实在是太美了,昨天姐姐高潮失禁的画面到现
  在还一直深映在我脑海裏面。
  此时我望向监视器,看到姐姐慵懒的拿着盥洗用具走向了浴室去做淋浴,趁
  着她洗澡的时候,我偷偷的跑到她的房间去。房间门一开,一阵淫靡的腥味沖鼻
  而来,想必是昨天姐姐的尿液与淫液掺杂的味道,看着姐姐淩乱的房间与淫靡的
  腥臭味,内心裏又鼓起了一阵莫名的沖动,我弯下腰拿起了昨晚与姐姐亲密过的
  红酒瓶,不自主的把鼻子靠上酒瓶去,一阵腥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我伸出舌头舔
  着瓶口,然后仰起酒瓶,把掺杂着尿液与淫液的红酒一饮而尽,那味道真是说不
  出的甜美,尤其是掺杂着如此美女淫液的红酒。为了怕被姐姐发现,我把红酒瓶
  放回原地,小心翼翼的带上门把,走回房间去準备进行下一步计划。
  没多久姐姐洗完澡后从浴室回到了房间,开始整理头髮与服装。大约过了半
  个钟头,姐姐也已经把服装仪容整理好了,看着美丽高贵的姐姐又恢复了一副威
  严的样子,我心裏又萌起了想整她的慾望。
  姐姐把要带的东西都準备好后却迟迟没有出门,而且坐在床上好像再等待什
  幺似的。呵呵,没错,姐姐一定是在等待着我的电话,我拿起了电话,拨着姐姐
  的专机号码。
  姐姐匆忙的拿起了电话应声道:「餵,你好,我是玉琳,请问哪位?」
  我一样以昨晚那低沈的声音回应姐姐:「早安,亲爱的。」
  姐姐并没有挂我电话,而且带点甜蜜的回了我一句:「你也早安。」此时我
  心中无比的兴奋,可见她多渴望接到我的电话。
  「还不知道要怎幺称呼你?」姐姐在询问我的名字,呵呵,她已经慢慢上钩
  了。
  「你暂时先称呼我哥哥吧,或叫我亲爱的也可以。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
  你的。」
  姐姐些许失望的又询问道:「我认识你吗?又或者你是我公司的职员?」
  「我是你公司的职员,但是你不会记得我这微不足到的小职员的。」我回答
  道。
  姐姐有着些许着急的又追问道:「你是负责哪个部门的?」
  「亲爱的,这不是重点,我说过,时候到了你自然会明白。」我以温柔的声
  音说着,「昨晚还快乐吧?」我问道。
  姐姐羞涩的回答道:「嗯。」
  「今天还想要吗?」我追问道,姐姐默默不语,没有回答。
  「对了,昨晚说要送你礼物的,你到你家的门口外面,地上有个包裹,你把
  它拿进来,那是给你的。」
  「嗯,你等等。」姐姐回答道。
  很快的姐姐拿了包裹回来,再度拿起话筒说道:「嗯,我拿进来了。」
  「把包裹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姐姐把包裹打了开来,「这……」姐姐面有难色的看着东西。
  「这是给你的惊喜,裏面有一支电动按摩棒跟跳跳蛋,还附带一个耳机。你
  先把耳机戴上,那只耳机能够直接与我对话,然后把那只跳跳蛋放进你的私处裏
  面,完成后你就可以去上班了。」
  姐姐一听到这裏,整个人傻了起来。过了几秒钟,姐姐大声说道:「你这个
  变态,我才不会陪你玩这种游戏!」她「喀」的一声把电话给挂掉了。
  我着急得不知所措,想不到会弄巧成拙,正在焦急的时候,我发现到监视器
  裏的动作,姐姐虽然生气的把电话挂了,但不知何时她已经把耳机给装上了,而
  且又拿起了跳蛋,两只眼睛直看着跳蛋,好像是在犹豫该不该放进去吧,此时的
  我,心中又燃起了些许希望的灯火。
  过了大约十分钟,姐姐看看手表(应该是在留意时间,因为今天公司要开早
  会,可能深怕时间来不急吧),突然姐姐拉起了那包裹着她高翘丰臀的迷你裙,
  然后一手把内裤掰开,慢慢的将跳跳蛋挤进阴道裏面,「嗯……」姐姐呻吟了一
  声,可能是跳跳蛋进去的时候带给她些许的快感吧!(因为姐已经装上了耳机,
  所以我会听见她的声音。)
  姐姐把内裤覆盖回去后,拉下的短裙,匆忙的拿起公事包就走出房门往公司
  去了。哇,真是太爽了!想不到她嘴裏说变态,结果不也是戴了上去!我也要赶
  快出门了,再不出门就赶不上公司的早会了。
  我匆忙的跑进了会议室(这下糟糕了,要不是遇上临检,我也不会耽搁了时
  间,等等可有一顿难堪了),一进会议室,所有同事的目光的投向了我,然而白
  板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身超短迷你裙的美女,可是这时候的她可不美,而且很
  可怕(她就是我姐姐)。
  我连忙点头问早:「总经理早。」
  姐姐冷眼看着我,然后厉声说道:「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然到你不知道今
  天要开早会吗?」
  我低着头连忙道不是,因为我知道姐姐的个性,解释得再多都是没用的。
  「公司所有的同仁都在等着你一个人开会,你倒很了不起啊!你这个主任我
  看你是不想当了吧?」说完姐姐便转身向财务部的吴经理说道:「吴经理,纪录
  一下,陈主任这个月的全勤全部给她扣除下来。」
  (哇靠,不会吧?只不过迟到了七分多钟,就把我整个月的全勤给扣掉啊?
  哇!金价五告虽。)
  「陈主任,希望你能记取这次教训,以后再有会议的话,请你早些到达。」
  姐姐用那快要杀死人的眼光对着我说着。
  「是的,总经理。」我回答道。(屌啊,你在屌啊,我倒看你能够屌多久!
  你越泼辣我就越喜欢,呵呵呵!)
  我小跑步的走向讲台前侧的座位去(这个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姐姐,因为我
  是会议记录,所以这个位置都是我在坐的,也因为我是会议记录,所以大家都等
  着我才能开会),我坐下以后,姐姐也开始了会议,述说着上个月的业绩检讨与
  这个月的业绩方针。
  这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了我的口袋,然后开启了耳机,启动了跳跳蛋
  的遥控器,「啊……」姐姐脚软了一下差点跌倒,嘴裏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因
  为耳机的关係,我能够很清楚的听到姐姐的声音,当然也包括她的呼吸声。)
  跳跳蛋开始在姐姐的阴道裏面跳动着,注意的话,还能够听到从阴道裏面传
  出来的「嗡嗡」声。姐姐开始有点不自在了,但是她不愧是女强人,还是装着若
  无其事地讲述着会议内容。我当然不可能让她好过了,敢扣我全勤,看我怎幺整
  你!我把跳跳蛋的强度再增强了一级,只见姐姐强忍着跳蛋所带来的欢愉,继续
  地开着会议。
  想不到姐姐这幺能忍啊,好吧,我就再增强一级!我把按钮一按,姐姐的脚
  突然紧张的夹了起来,姐姐东张西望的,应该是在找我吧,不过她不可能会知道
  玩弄她的竟然会是我。呵呵,紧张吧?你越紧张我就越兴奋。
  姐姐还是一样强忍着跳蛋的袭击,讲述着会议内容,我就这样以三级的强震
  让姐姐开了大半个钟头的会。会议中姐姐的双脚不断地夹紧,不断地交叉厮磨。
  也许别人没有注意到吧,因为姐姐是站在讲台的后面,以别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姐
  姐的上半身,而我是坐在讲台的前侧,所以能够看得一清二楚,最离谱的是姐姐
  的淫液已经从大腿内侧流到小腿下来了。我看到姐姐的脚在颤抖,呼吸也越来越
  急促,连述说会议内容都会有些许的颤抖,她的秘书曾多次要她下去休息,但是
  身为女强人的她怎幺可能会临阵退缩呢?
  又过了约十五分钟,姐姐现在依然在述说着会议上的内容,不同的是,现在
  姐姐是把身子整个靠在讲台上支撑着。她还真能忍,一样装着若无其事,但是下
  半身却骗不了人的,从大腿内侧流下的淫液已经在地板上湿了一整滩。
  我发觉姐姐藉由述说会议的动作在讲台后面前后移动,两只脚一直不停地交
  错,我很专注地看着姐姐的大腿处,发现姐姐的大腿正抽搐得非常厉害,而且两
  脚停下来时还抖个不停,淫液也开始更大量地从大腿深处流了下来。
  依我看姐姐应该是快要高潮了,只是她都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洩出来。如果
  她在讲台上面高潮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画面?一想到这裏我就更加的兴奋。
  我把手身进了口袋,再次的按下按钮,把跳蛋调整到四级的强度,突然姐姐
  的说话停止了,而且两脚夹得紧紧的,下半身整个颤抖得非常厉害,姐的脸色一
  阵青一阵白的,照理说她应该要高潮了,怎幺还能忍住啊?
  姐姐大概强忍了一分钟之久,再次开始会议。我可真服了她了,不过以她高
  傲的个性,她怎幺可能会在这幺多人前面洩身呢?不过就算她忍功一流,也敌不
  过我跳蛋的袭击,此时我脑海闪过了一个念头,我用耳机低沈的轻声说着:「想
  在大家面前高潮吗?」
  姐姐突然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小声的回了我:「不,不要。」
  「真的不要吗?在那幺多人面前高潮的话会很兴奋的喔!」我再调整更强一
  下。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了,这裏人那幺多,不要好吗?」姐姐轻声回答我
  后,又开始述着说会议内容,可能是深怕别人注意到吧!
  「要我答应你可以,把你的内裤褪到膝盖上,我给你五秒钟考虑,五秒后你
  没褪下内裤,我就让你在大家面前高潮。」
  姐姐虽然百般不愿,但也只有照办。现在会议刚好进行到各干部的报告与检
  讨,所以姐姐她不用说话,只要站在讲台上面听取报告,姐姐用右手慢慢地把内
  裤褪到膝盖上面,此时我看到姐姐稀疏的阴毛下一遍模糊。内裤不脱还好,一脱
  下来我看到跳蛋因为淫液直流的关係,从姐姐的两片阴唇中间溜出了三分之一,
  姐姐发觉到深怕跳蛋落下,本能反应地屁股一夹,又把跳蛋吸了进去;但是不一
  会,跳蛋就又从那美丽的阴唇中吐出了些许,就这样,一直反覆着,又吞又吐、
  又吞又吐的……阴道的淫液已经由流下来便成滴下来了,我隐约能听到淫液滴下
  的声音「滴答滴答」地作响。
  姐姐一双大腿开始严重地发生痉挛,全身一直在颤抖着,「停……止……好
  吗?」姐姐颤抖而小声的说着。
  「要洩了是吗?那就让它洩啊!」话一说完,我马上把跳蛋的强度增加到五
  级,「啊……」姐姐突然把头往后仰起,大叫一声就跌坐在地上。
  同仁们要靠过去看到底怎样的时候,姐姐大叫道:「不要过来!通通回座位
  继续开会。我休息一下,不要管我。」不愧是总经理,一声令下没人敢靠过去。
  姐姐会下声吓阻是因为她的内裤还挂在膝盖上面,要不是因为讲台遮着的关係,
  早就让人发现了。
  我专注着姐姐的一举一动,姐姐还在喘息,从她紊乱的呼吸中我可以知道高
  潮还持续在发酵,姐全身颤抖得利害,阴户更是淫湿不堪。姐姐闭起眼睛在那幺
  多人的面前享受着高潮所带来的余韵,我想也许她是不甘放过这余韵所带来的强
  烈快感吧,所以迟迟不肯起身,甚至内裤也都还挂在膝盖上。
  跳跳蛋持续地在她的阴道裏面抖动翻搅,大约过了五分钟,姐姐小心翼翼地
  拉起了内裤,缓缓的站了起来继续会议,直到会议结束,她才匆匆离开。
  离开后,我看着她快步地回到她的办公室,更下令取消她今日的所有行程,
  我马上也回到我自己的办公室内,把先前安装在她办公室的针孔监视器打开来。
  姐姐一回到办公室后马上把门反锁上,然后拉起她那超短的迷你裙,褪下了
  湿濡不堪的内裤,整个人往沙发上躺了下去。哇靠,不会吧?我以为姐姐会马上
  把跳蛋给拿掉的,想不到姐姐不但没取出跳蛋,还在办公室裏忘情地自慰起来,
  可能是刚刚在会议上被我挑起了情慾吧!
  姐姐的左手不规则地揉搓着她那丰满圆滚的乳房,右手则扳开了她的鸡掰,
  用手掌疯狂的压迫、揉搓、捏挤,「嗯……啊……好爽啊……嗯……」姐姐歇斯
  底裏的呻吟了起来,而她的丰臀更像是不能满足似的上下摇摆挺动,整个画面只
  有「淫靡」两个字可以形容,原来姐姐的内心裏是这幺淫蕩啊!
  突然,耳机那端传来了姐姐的淫声:「哥哥……你在……哪……我想见……
  你……嗯……我受不了了……我要你……快……」
  想不到姐姐竟然开口说要见我,「你想见我吗?」我问着姐姐。
  「嗯……想见你……我想见你……我好难过……好奇怪……啊……」
  「你是要我插你吧?」我继续问着姐姐。
  「啊……是的……我要你……插我……我受不了了……快出来……插我……
  好吗……啊……」
  「好吧,那你现在到阳台上去等我,我等等就到。」
  「嗯……好……好……我等你……快来啊!」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